萨尔浒之战:明朝损失5万大军为清军入关埋下伏笔!

萨尔浒之战:明朝损失5万大军为清军入关埋下伏笔!

萨尔浒战役是1619年(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天命四年)二到三月间,在明朝与后金的战争中,努尔哈赤在萨尔浒(今辽宁抚顺东大伙房水库附近),以及萨尔浒附近地区大败明军四路进攻的反击战,是明朝与后金辽东战争中的战略决战。

萨尔浒之战中,努尔哈赤决定“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方针,后金军在作战指挥上集中兵力、各个击破,5天之内连破三路明军,歼灭明军约5万人,缴获大量物资,明军除行动迟缓的李如柏一路败退幸存外,其余几路都被后金全歼。萨尔浒大战以后金军全胜、明军大败而结束。

对此,在不少历史学者看来,此战役是明清战争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是明清兴亡史上一次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争,是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虽然萨尔浒之战距离明朝灭亡还有数十年的时间,但是,这场战役让明朝损失惨重,这无疑为清军入关埋下了伏笔。

明朝万历皇帝在位时,在边境地区设置“九边”,即九个重镇,其中辽东辖今辽宁大部地区。明朝对女真各部的态度,主要是进行分化和拉拢,使其互相对立,以便分而治之。明朝后期,因忙于平定关内起义,无力顾及辽东事务,驻守辽东的明军,训练荒废,装备陈旧,缺粮缺饷,虚额10余万,实有兵不过数万。加上守备分散,军队战斗力差。

与此相对应的是,女真人分编在八旗中,每旗可出兵七千五百人,共有兵力6万余人,其中主要为重步兵。此外,还修筑了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等城堡,补充马匹和战具,屯田积粮,积极备战。1616年(万历四十四年),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年号天命,称金国汗,以赫图阿拉为都城。对此,在笔者看来,虽然明朝的整体实力要碾压后金,但是,在辽东一带,后金其实具有一战之力的,这也是努尔哈赤能够打赢萨尔浒之战的重要原因。

1618年(万历四十六年,后金天命三年)正月,后金努尔哈赤决意对明朝用兵。农历二月,努尔哈赤召集诸臣讨论用兵方略,决定先打辽东明军,后并叶赫部,最后夺取辽东。农历三月间,后金加紧秣马厉兵,收买明将,刺探明军虚实。在经过认真准备和精心筹划之后,努尔哈赤在农历四月十三日以“七大恨”誓师反明,历数明朝对后金国(建州女线万向明朝发起进攻。抚顺城以东诸堡,大都为后金军所攻占。后金军袭占抚顺、清河后,曾打算进攻沈阳、辽阳,但因力量不足,翼侧受到叶赫部的威胁,同时探知明王朝已决定增援辽东,便于九月主动撤退。

在抚顺之战取得成功之后,1619年(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天命四年)正月,努尔哈赤又亲率大军进攻叶赫部,得到二十多个寨子。听说有明朝的军队来了,这才回去。明朝的杨镐派遣使者去后金商议罢兵,努尔哈赤回复书信拒绝。

1619年(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天命四年)二月,明抵达辽东的援军约87000余人,加上叶赫兵一部等大军13000人,共约11万,号称20万(一说47万)。由于明朝财力比较紧张,所以,明神宗一再催促杨镐发起进攻。于是杨镐坐镇沈阳,兵分四路围剿后金。于是,萨尔浒之战正式爆发了。

在萨尔浒之战中,明朝一方集结了大约11万大军,原拟1619年(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天命四年)农历二月二十一日出边进击,但因天降大雪,改为同月二十五日。此战,明朝大军虽然拥有整体兵力上的优势,但是,杨镐采用了兵分四路的策略,这其实给了努尔哈赤各个击破的机会。

四路明军出动之前,作战企图即为后金侦知。对此,在笔者看来,这意味着明朝的将士之中,已经有不少被后金一方收买了。在此基础上,明朝大军的作战意图等信息,自然被努尔哈赤提前得知了。兵法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在萨尔浒之战中,后金一方已经提前知晓了明朝的动向,但是,明朝却对努尔哈赤的动向一无所知,这无疑是影响战争走向的重要因素。

努尔哈赤探知明军行动后,认为明军南北二路道路险阻,路途遥远,不能即至,宜先败其中路之兵,于是决定采取“凭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集中兵力、逐路击破的作战方针,将6万兵力集结于都城附近,准备迎战。1619年(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天命四年)三月初一,明朝杜松军突出冒进,已进至萨尔浒(今辽宁抚顺东大伙房水库附近),分兵为二,以主力驻萨尔浒附近,自率万人进攻吉林崖。

对此,努尔哈赤看到杜松军孤军深入,兵力分散,一面派兵增援吉林崖,一面亲率六旗兵4万5千人进攻萨尔浒的杜松军。次日,两军交战,努尔哈赤乘着大雾,越过堑壕,拔掉栅寨,攻占明军营垒。后金驻吉林崖的守军在援军的配合下,也打败了进攻之敌,明军西路军主将总兵杜松、保定总兵王宣、原任总兵赵梦麟,都在战斗中阵亡。明朝西路军全军覆没。

明军主力被歼后,南北两路明军形孤势单,处境不利。不久之后,北路明军大部被歼。明军副将麻岩等皆被杀,总兵马林仅自己率数人逃走。明朝刘綎所率的东路军因山路崎岖,行动困难,未能按期进至赫图阿拉。因不知西路、北路已经失利,仍按原定计划向北开进。努尔哈赤击败马林军后,立即进攻刘綎所率的东路军。

对此,在笔者看来,在萨尔浒之战中,后金将士可谓行动迅速,令行禁止。与此相对应的是,明朝将士则是号令不一,这其实有点像战国时期的山东六国合纵攻秦之战。在战国时期,山东六国曾多次组成联军进攻秦国。但是,因为各个诸侯国之间没有团结一致,这让秦国大军能够各个击破,从而逐步消灭了整体实力占优的山东六国。

1619年(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天命四年)三月初三,刘綎先头部队进至阿布达里岗时,遭到伏击,兵败身死。努尔哈赤乘胜击败其后续部队。杨镐坐镇沈阳,对三路明军没有作任何策应。等到杜松、马林两军战败后,才在三月初五,慌忙传令李如柏率军回师。对此,因为后金哨探在山上鸣螺发出冲击信号,李如柏军惊恐溃逃,自相践踏,死伤1000余人。

萨尔浒之战,以明军的失败、后金军的胜利而告结束。此战,明朝一方损失了5万精锐力量。明军主帅杨镐兵败之后立即引咎辞职,后被拘押,崇祯二年(1629年),杨镐兵被崇祯皇帝处死。在明朝元气大伤的背景下,后金不仅稳固了自己的局面,更掌握了辽东战场的主动权。从这一角度来看,萨尔浒之战的胜利,无疑为清朝大军入主中原埋下了伏笔。在萨尔浒之战后,明朝很难在辽东战场组织这么大规模的进攻战役了,换而言之,明朝只能依靠城池来持续防守。但是,因为关内的起义不断,这让明朝无法长期两线作战,最终走向了灭亡。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