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我行我素的纳斯里赋闲一年后寂寥退役

【人物】我行我素的纳斯里赋闲一年后寂寥退役

有些人尚未退役,但世界已将他遗忘——去年夏天被安德莱赫特扫地出门的前阿森纳球星纳斯里,便完美诠释了这句话。在接受法国《星期日报》采访时,这位一代“四小天鹅”的佼佼者,亲口表态已经告别足球场。先后在法甲、英超、西甲、土超和比甲留下足迹的法国人,仍对自己被欧足联处以

身为新世纪法国足坛优秀的组织者之一,天赋惊人的纳斯里虽然不算“伤仲永”,但还不满30岁已经开始了显著的下行轨迹,何况早在去年,签约“频道+”的纳斯里,已经找到了解说嘉宾的新工作。然而,伴随着梅内和纳斯里的先后退役、本阿尔法迄今赋闲,“四小天鹅”只剩浪子回头、愈老愈妖的本泽马。没有任何国家队大赛冠军的他们,不幸成为了法国足球创造辉煌的70后和90后之间,未能兑现天赋、难免遗恨终生的存在。

尽管已经淡出主流视野多年,但全盛时代的纳斯里,是英超踢法最具观赏性和想象力的门面球星之一,无论在阿森纳和曼城,都是如此。法国记者菲利普奥克莱尔将纳斯里形容为“幻想家”:“凭借创造力、技术能力、球商、对比赛的理解以及顽强、好斗的态度,纳斯里本有机会在职业生涯中实现巨大成就,甚至接近齐达内的水平。但他明知道自己具备所有素质,却没能取得更多成就。”

2010年3月9日的北伦敦,阿森纳2比0领先波尔图,两回合总比分3比2领先,但比赛悬念犹在。当比赛进行到第63分钟,纳斯里在右路接到传球时,酋长球场的气氛仍然紧张。面对3名波尔图球员的紧逼,纳斯里闪躲腾挪,迅速撕开对手的防线,最终将皮球射入远角。7秒钟内,法国人完成了从内切到破门的全过程。“这是一粒现象级的进球!”天空体育解说员安迪格雷当场咆哮。同年12月,纳斯里又在阿森纳2比1战胜富勒姆的一场比赛中打进了两粒精彩绝伦的进球。“这两粒进球是球感、智慧、特殊才华和冷静的结合体。”时任阿森纳主帅的温格赛后这样说道。

也正是凭借这样惊艳的演出,无缘多梅内克国家队的纳斯里,在年末赢得各界认可:《法国足球》杂志将其评选为法国年度最佳球员,PFA年度最佳球员和年度最佳年轻球员两份奖项的候选人名单,纳斯里也都名列其中,甚至连死敌曼联都被他的表演征服。“在我心目中,他配得上两个奖项。”费迪南德如是说。

然而,这样的演出,却没有成为纳斯里留下的动力。第二年夏窗,拖到最后时刻才被曼城“赎身”的法国人,在代表枪手的主场比赛听到了看台上刺耳的嘘声。几天后,纳斯里加盟曼城,在代表曼城的处子秀中就完成了助攻帽子戏法,帮助球队5比1战胜热刺。作为比较,阿森纳却在老特拉福德输了个2比8。

尽管离队后表示自己一直期待阿森纳早早续约,但球队从冬天拖到了夏天才想起这回事,纳斯里堵上前东家球迷批评的方式,仍是持续的高光演出。除去蓝月首秀的疯狂做饼,2013-14赛季联赛杯决赛,打进一球的法国人被评为全场最佳。同年5月,纳斯里在对阵西汉姆的一场比赛中打进至关重要的首粒进球,为曼城三个赛季两次夺得英超联赛冠军立下汗马功劳。“我希望他们正在看着我收集英超冠军奖牌,我相信,他们(阿森纳)已经很多年没有赢得奖杯了。”更令枪手球迷扎心的是,纳斯里和同期转会的克利希,是继阿什利科尔和科洛图雷之后,转会并夺得英超冠军的枪手旧将,而在更加久远的将来,加入到这一序列的,还有法布雷加斯、范佩西和张伯伦。

在时任曼城主帅曼奇尼眼里,表现起伏不定是纳斯里最大的软肋:“某些时候,一名球员也许觉得发挥50%的水平就够了,我甚至有时候想挥拳揍他。”但在伊蒂哈德球场的岁月里,他的天赋还是得到了众人认可。“纳斯里是我所见过最有天赋的球员之一,绝非夸张。”如今同样转战解说界的理查兹如是评价前队友,“虽然纳斯里在离开阿森纳时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他在曼城扮演了关键角色,(2011-12赛季)帮助球队赢得了冠军奖杯。考虑到纳斯里的天赋,他也许本该实现更高成就,但不管怎么说,他始终是一名顶级球员。”

而即便是多次对纳斯里体重管理不满的瓜迪奥拉,也对纳斯里的天分记忆犹新:“纳斯里从不酗酒,但他太贪吃了。大多数顶级球员不但是伟大的足球运动员,还是运动员。纳斯里是个伟大球员,但我不能说他是一名运动员。在曼城,部分队友认为纳斯里充满魅力,但也有人对他完全无感,一句话,他让人又爱又恨。”

尽管是阿森纳“法国帮”中的佼佼者,但在枪手球迷心目中,纳斯里永远会被划归为不受待见的那四个人之中——范雄心、宋功名、法忠义、纳私利。诚然,比起穿着巴萨球衣亮相、为转会自掏腰包的法布雷加斯,以及进球后以滑跪向前东家的范佩西和阿德巴约,纳斯里倒没有更刺激母队球迷神经的举动,充其量也就是打打嘴炮过过瘾,徒逞口舌之快。然而,纳斯里生涯由红转黑,“祸从口出”是重要诱因。

“我只觉得对不住温格,他就像我的第二个父亲。而对阿森纳其他所有人,我问心无愧。”这是纳斯里加盟曼城前的告别语。然而,现实远不像法国人所说,至少前枪手球员弗林彭,就是笃定的“纳黑”:“就算把50亿美元摆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原谅他。”在当初阿森纳0比2不敌利物浦时,弗林蓬染红下场,赛后队友们都对弗林蓬表示了宽慰,唯独纳斯里站在所有人面前:“就是因为你,我们才输了球。”这还不是纳斯里对弗林蓬言语PUA的全部,转战曼城后,两人又在球场上不期而遇,纳斯里继续嘲讽已成对手的前队友:“我的年薪就可以买下你!”而另一位前枪手球员什琴斯尼,也对纳斯里没有好印象,“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恶棍,他觉得这样很酷。”

对队友尚且如此,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当时纳斯里被当作全队核心,却从不掩饰离队的渴望,“我的薪水已经够高了,我的首要任务是成就伟大事业并赢得冠军。我渴望获得冠军。我之所以踢球,正是因为热爱这项运动,希望感受夺冠的体验。如果没有任何冠军头衔,你就不可能进入金球奖的候选人名单。”对于刚开始习惯无冠岁月的枪手而言,这样赤裸裸的嫌弃,着实是不能承受之轻。而在加盟曼城并问鼎英超后,法国人面对话筒的第一句话更加刺耳:“看看,我就知道我的选择正确无比!”

然而,在奉自己为上宾的曼城和塞维利亚,纳斯里同样不知收敛为何物。在曼城,他向记者爆料瓜帅的约法三章:“他很严肃地跟我们说,如果你晚上想有性生活,那么必须在午夜前完成。”而在塞维利亚,他又爆料桑保利对手下完全放养:“他对我说,只要我在球场上踢得好,那么我晚上去喝酒还是夜场都无所谓,他甚至可以帮我看照我的宠物狗。”甚至连两年前屈尊转战安德莱赫特,纳斯里都不忘炫耀:“孔帕尼亲自给我打的电话!”

所以在担任解说嘉宾的一年里,纳斯里先后爆出“不理解德尚为何不招本泽马”、“姆巴佩留在巴黎是最佳选择”、“萨拉赫只关心个人数据”之类的高论,已然温和许多。而口无遮拦的作风,多少也和他早年球员生涯的创伤有关——效力马赛的最后一年,由于患上病毒性脑膜炎,纳斯里在医院住了12天,然而,无论是俱乐部高层,还是教练队友,几乎无人前往探视,这让敏感的纳斯里倍感受伤:“有时保持安静会更好,但我做不到。我在更年轻的时候能够选择沉默,但经常窝着一肚子火回家。因此,我宁愿说自己想说的话,哪怕这意味着我会被人讨厌。”

“足坛就是一个伪君子的世界。”4年前,纳斯里接受“频道+”电视台采访时故我依然,“但我可以直视镜子里的自己。我知道我保持尊严,始终坚持做自己。有人可能认为我自大或者骄傲,但我只是很坦率。如果你喜欢,那自然很好;如果你不喜欢我,那也没关系。但你至少能认识真正的我。”

遗憾的是,我笑世人看不穿,世人却认定纳斯里太疯癫。纳斯里认定导致自己退役的禁赛风波,恰恰是他本人在社交媒体上传了接受静脉注射的照片,两次上诉未果反被加刑,也是自种苦果。而新冠疫情来袭后,安德莱赫特要求全部队员“报平安”,唯独纳斯里置若罔闻,并最终被球队以此为由解除合同。谈及纳斯里的野性难驯,该队体育总监迈克尔维斯库伦直言看走了眼:“如果当时我们知道他是这样的状态和心态,我们肯定不会签下他。”

就在被安德莱赫特扫地出门前半年,纳斯里在社交媒体上传了一张旧照片,那是2004年U17欧青赛决赛法国队的全家福,法国U17青年队击败了拥有皮克和法布雷加斯的西班牙队,作为那届赛事最受关注的潜力新星,身披象征进攻核心10号球衣的17岁纳斯里,在比赛尾声打入了制胜球。

也就是那支被纳斯里由衷感慨“出色到无以复加”的球队,见证了“四小天鹅”的崛起:那场比赛,本阿尔法和梅内也都出场,而本泽马则坐在板凳上。

在最早发掘纳斯里天赋的何塞阿尼戈眼里,纳斯里的起点和早期轨迹,是四人中最高的,“他们都曾经为高水平球队效力,但在我看来,只有本泽马一个人拥有出色的职业生涯。纳斯里等其他球员的转会太频繁,这对他们职业生涯的发展不利。”

比起一度因“讹诈门”而被国家队开除的本泽马,以及21世纪第2个10年几乎在国家队绝迹的本阿尔法和梅内,纳斯里41场国家队出勤不能算少,但他引发的麻烦却比三人加起来都多。2008年欧洲杯,首次代表国家队出战大赛的纳斯里,居然坐到了大巴上属于亨利的位置,和后者大吵一场的同时,也落了个不懂尊老的恶名;2010年世界杯,由于多梅内克古怪的星相学研究,纳斯里被排除在出征南非的23人之外;2012年欧洲杯,纳斯里与一名记者爆发激烈冲突,并因此被法国足协禁赛3场;待到2014年世界杯再度被德尚无视后,年仅27岁的法国人,就选择了退出国家队。

熟悉纳斯里的身边人都知道,我行我素的阿尔及利亚后裔天生鄙视等级制度,但如果强行要求他尊重某个人,且理由是对方是一名老球员、队长或教练,他反而会不当一回事。但在一向讲究论资排辈的法国足坛,对此等异类的容忍,可想而知。

“我认为就国家队而言,纳斯里失去了一些东西。”言及爱徒早早陨落的职业生涯,阿尼戈不无惋惜,“我记得当我在他17岁时让他在与索肖的一场比赛中登场时,每个人都说,‘这名球员将会为国家队带来很多东西。’他的职业生涯还不错,效力过几支非常棒的球队,但考虑到他所拥有的惊人天赋,人们自然希望他能够实现更多成就。”

但时至今日,“四小天鹅”唯一兑现天赋,且持续逆生长的,却只有当年并不显山露水的本泽马。对此皇马前锋也不无感慨:“大家都觉得他们很有天赋,而我较晚出现于人们视野里,在足球世界的阅历不够。但我认为自己不仅才华横溢,而且努力工作,最终达到了今天的成就。其他人在职业生涯经历了艰难的阶段,我觉得他们只是在心态上有点点欠缺。如果回顾他们的整个职业生涯,那他们也赢得过冠军,踢出过精彩的比赛。但最终,他们没能在十几年里都保持很高的水平。”

而即便纳斯里本人,也对自己的挥霍天分偶有遗憾:“我能否做得更好?很可能是的。在职业生涯的某些阶段,我不够职业。当然,我在比赛或训练中一些很职业,但我选择的生活方式也许不够完美。”

遗憾的是,当纳斯里说出这番痛悔前非的心声时,他已经31岁,身处土超安纳托利亚体育,纵然有心悔改,也早已力不从心。而此后在西汉姆和安德莱赫特的所作所为,继续再清楚不过地证明,不再年轻的纳斯里,依旧是那个我行我素的男孩。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留下回复